• 自驾在新藏线上,车却没油了
2019-11-12 19:18:26   
昏睡了一路,在朋友们兴奋的讨论声中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就已经到达了行程的目的地——羊卓雍措。确实是这样,七八月份的羊卓雍措,湖水碧波如镜,湖滨水草丰美,是一个丰饶的高原牧场。在藏语里,羊卓雍措意为"碧

八年前的秋天,我和我的朋友正沿着219国道的新西藏线行驶。当时,新西藏线还没有完全上油。穿过石泉河后,道路开始断断续续。我们不时得跑一会儿。然后我们不知不觉地回到了所谓的“国道”。

在离石泉河不远的检查站,好心的执勤武警告诉我们,新藏线已经是冬天了,前方不远应该有冰雪路。出于安全考虑,你最好等一等,再找一两辆车一起去。但是谁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呢?作为一种短轴越野车,金妮的越野能力的确无可非议,但1.3的位移,特别是在平均海拔近5000米的新藏线上,受到了严重的功率衰减。我们看到的大多数车辆容易发生4.0和5.0的位移。当我们偶然相遇时,谁会花时间等我们两个陌生人呢?算了,我们走吧。当时,从尼泊尔港口返回时,他应该诚实地回到拉萨,从青藏铁路返回北京。结果,心血来潮,他和他的朋友们不得不沿着他们以前从未走过的新西藏路线行走。因为他们是随意行走的,所以他们在离开前只持有西藏边防证件。石泉河花了半天时间才换上新疆边防证件。直到中午,检查站前后都没人看见汽车。

我们必须咬紧牙关。不管怎样,我们已经做了很多次了。因为前面的路不明,吉姆利只有40升的油箱,我们不得不加满加油站。在土耳其,我们给汽车加满了油。加油站的老板建议一个朋友想搭车去邺城。我们给他看了吉姆利的后座,说这里真的没有任何人的空间。老板有点不高兴。他已经答应卖给我们几十升汽油,并开始保持沉默。我们担心在后面加油不好。我们恳求他给我们更多。贺努诺说,“前面是警察局。你必须出具证明。如果您颁发了证书,就不能再添加了。如果您不颁发证书,您就不能再添加了。”

现在想这个已经很晚了,我们不想打扰加油站的老板,所以我们只好痛苦地离开。经过土耳其后,揭山大坂前后几个小时的高度不低于5000。我和我的朋友都有紫色的嘴唇,手脚麻木。我问他能做什么。他悲伤地说,“走吧,让我们一步一步来。”

当我到达刘宏海滩时,我终于遇到了几个相似的人。天色已晚。我想在这里过夜。我的朋友说我必须走这条路才能加油。时值深秋,刘宏海滩上没有多少商人开门。每个人都说他们没有汽油。让我们在下面30英里的兵营里试试运气。那里一年到头都驻扎着军队,还会准备一些汽油。我问30英里长的兵营有多远。餐馆老板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说:“很近,很近,很近,一会儿就到了。”

在离刘宏海滩不远的地方,吉米尼的油箱油量计亮了。我的朋友告诉我:不要惊慌,至少你可以开车80公里。我想出了如何到达80公里处的30英里兵营。结果,吉姆利的油箱直接击中了我们的脸。行驶了40多公里后,吉姆利颤抖了两下,熄火了。我的朋友说我的手术有问题。仅仅靠开这么远的车是不可能用完油的。我们休息了几分钟,但还是打不开灯。事实很清楚:我们的车在这片荒野里没有油了,外面已经黑了,附近有一点绿色的灯光,伴随着狼的嚎叫。我的朋友问我该怎么办。我说等等,他问我在等什么。我说了等天使。我们关掉了前灯,只打开了双闪光灯,穿上了所有我们能穿的衣服,稍稍弄平了椅背,开始在梦和醒之间徘徊。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汽车笛子划破了孤独的夜空,一辆汽车跟在我们后面,用前灯向我们亮了几次。我下意识地按下汽车喇叭。喇叭听起来没那么甜。我们后面的汽车在我们前面慢慢停下来。我举起手看了看手表:午夜12点。图卢兹的司机看起来不友好,问我们怎么了,我们是否需要帮助。我说汽车没油了,你能帮我们吗?我们付钱!司机轻蔑地看着我们。我说过我想要你的钱吗?瓜瓦齐。

司机打开行李箱,放下一个红色铁桶,熟练地安装了一根长长的加油管。然后他对我们说,“如果你不打开油箱盖,我怎么给你加油?”朋友们面对突如其来的快乐,仍然有一些理由:不要先打开它,先向价格问好。我下了车,问司机,"你怎么卖这种油?"司机非常生气:如果你不加进去,我就走。作势就要回到车上,我连忙一拉,加加加,你说多少,好吧,大哥!

司机举起油桶,开始加油,但不到半分钟他就放下了。然后我开始卸下注油管。我急忙上前:大哥,再给我们一些。任何数量都可以。司机不理我,径直往回走。他边走边说,我已经给你足够的油开车去30英里外的军营。30英里兵营的右手边有一家四川餐馆。他的房子有汽油要卖。去他家自己把它装满。说,上车走吧。

当我回到车上时,我的朋友问我:他忘记向我们要钱了吗?我说他可能根本没想到会向我们要钱。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了30英里长的军营。只有一家餐馆亮着灯,一个像老板一样的男人站在门口摇着手电筒。我们把车停在他旁边,他走过来问道:"你的车没油了吗?"我们惊恐地看着他,用清澈的眼睛问:你怎么知道的?

原来十多分钟前,刚刚给我们加油的司机叫醒了已经睡着的老板,说有两个鲁莽的家伙马上就要来了。汽车没油了。请和他们一起烧些热水,看着他们俩冷得要命。我问老板关于司机的事。老板说他有事要做,连夜去了马扎。老板让我们进了商店,问我们是否愿意过夜和吃饭。晚上50英镑/人,晚餐30英镑,早餐15英镑。水开了,老板给我们沏了一杯茶。在海拔超过4000米的地方,水煮沸时不应该太热,我们可以轻轻一吹就直接饮用。然而,我突然觉得这杯茶让我感到兴奋。

那时,他还年轻,没有什么经验。我不知道为什么司机哥哥免费帮助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一直开车环游西藏。每当我看到有人停在路边,我都会摇下车窗问:“怎么了,伙计,我能帮你什么吗?”大多数时候,我都受到白眼,有时是真诚的微笑,当然,有几次我看到了司机眼中充满希望的火焰。我想我们绝望的时候眼睛是一样的。

北京玛姬·阿米藏人旅游,您身边的藏人旅游专家!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日博开户 pk10注册送58

  • 热点推荐
  • 寒露节气新疆南部农民秋收忙 田野景色美如画
  • 随着寒露节气的临近,在新疆博斯腾湖畔的博湖县辣椒采收、晾晒工作完成一半,玉米、水稻等农作物进入成熟期,广袤的湖畔大地红黄绿交错纵横,如同秋日的大地调色板,美不胜收。新疆博湖县本布图镇一处晾晒场,正在采
  • 成都街头小馆,美食侦探巧遇美食大师|西门媚
  • 现在成都新城扩张,老城日渐清冷。这些街巷活着,成都的滋味就还在,老成都仍然活着。刚刚在吉祥街的东头,我发现了一家小店。成都有个特点,凡是大一些的单位附近,都会有一些味道很好的餐馆。成都人爱吃,要在大单
  •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