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浉河信息门户网>社会
  • >残雪成诺奖热门人选:超越卡夫卡没什么大不了,本来就是站人家肩
  • 残雪成诺奖热门人选:超越卡夫卡没什么大不了,本来就是站人家肩
2019-10-28 11:16:59   
已过古稀之年的张大爷生育五个儿子,除长子身有残疾外,其余四名子女均有赡养能力。张大爷妻子去世后,自己独居生活至今。法院通知四名被告后,当天仅有两名到庭。最终,被告人认识到赡养父母是子女法定义务,不赡养

残雪(我提供图片)

封面记者张杰

2019年诺贝尔奖正在陆续揭晓。10月10日,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将与因某种原因被暂停的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同时宣布。在预测名单上,66岁的中国女作家残雪和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都是热门候选人,这让许多人对这位女作家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由于残雪近年来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许多年轻人对她不熟悉。然而,熟悉中国当代先锋文学的读者对残雪及其独特的作品印象深刻。

残雪原名邓晓华。1953年出生于长沙。残雪有一个兄弟叫邓晓芒,他是中国研究康德和黑格尔哲学的首席哲学教授。哥哥和姐姐从小就接触和思考哲学。后来,我哥哥成为了一名在中国思维上极具独创性的哲学家,而我姐姐则写小说,用文学进行思想实验和哲学思考。残雪几乎没有接受过学校教育。她做过街头工厂工人、个体裁缝和赤脚医生。然而,她的家庭教育、勤奋和自学使她成为一名作家。

残雪(我提供图片)

17岁时,残雪在一家工厂工作,完成了《资本论》的学习。内向,她经常孤独,“我的闲暇由这两个组成,”得到“和玩。玩是令人兴奋和愉快的。在“苦难”的过程中,人们触及时间和存在至于笔名残雪的来源,邓晓华解释道,“有两层含义。一个是高山上一尘不染的白雪,另一个是春天已经来临,仍然被人们践踏。压力很大。”

1985年,残雪出版了她的第一部小说。到目前为止,她有超过500万字的文学作品,如《黄泥街》、《山上的小屋》、《来自黑暗地球母亲的礼物》等。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和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她明确表示,她的文学太超前,目前许多读者无法理解,而且是自然的。她的文学是为年轻人和未来而写的。

近年来,自“先锋”作家在20世纪80年代结束实验性写作,拥抱现实主义以来,残雪一直默默地坚持文学实验,并仍在前进。残雪的大部分作品描述了底层人民的怪诞生活经历。他们的作品兼具东方美感和西方精神特征。在国外文学读者圈中,她的先锋文学或实验文学有很高的认可度。日本汉学家近藤直子还在东京成立了残雪研究协会,每年出版两次残雪研究。2015年,残雪的小说《最后的情人》(Annelise finnigan Vasman译自中文)获得了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小说奖”,同年入围2016年美国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该奖项通常被视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前奏,被称为“美国诺贝尔奖”。2019年3月,残雪凭借小说《新世纪的爱情故事》入围国际布克奖。去年11月,该作品以英文出版,并立即得到美国著名文学杂志《巴黎评论》(Paris Review)的推荐。

这与她擅长精神完善的实验文学相似,在残雪中表现出一定的完善性。喜欢她,特别迷恋,视她为最好或唯一;不认识她,几乎是完全不知道。与国内不同,残雪及其作品在国外影响很大,甚至有“中国卡夫卡”的美誉。他的作品得到了西方文学读者的认可,残雪本人也非常清楚。“因为我的方法不同于其他作家,所以我很谦虚,努力理解西方文化,并把它与中国文化很好地结合起来。我诚实地工作了几十年。然后他们利用我作为西方中国人的优势,所以他们认为我的作品非常新颖。”对于他的文学理想,残雪的目标是明确的。“纯文学意味着思考,挖掘人性的深度,坚持灵魂的审问,享受阅读。当然,这种无忧无虑的感觉只有在你先努力工作,苦后甜的情况下才能体会到。”她对语言有很高的要求,透明而神奇。

她的文学和生活相互渗透。

2016年1月,残雪在北京书展上推出了最新的长篇《黑暗地球母亲的礼物》。残雪出席了由湖南文艺出版社主办的新书发布会。封面记者被邀请接受采访。残雪衣着简朴,头发花白,静静地坐在舞台下。如果读者不认识她,以后再找她的签名,很难把她和传奇的“实验女作家”联系起来。封面记者提到了她对记者招待会的印象,她笑着说,“我写小说已经30多年了,这是我第一次出现在像记者招待会这样的公共场所。在我的生活中,当我走在街上时,我看起来像一个62岁的女人。”

残雪在北京生活多年后,近年来搬到云南继续生活和写作。封面记者也与她保持邮件往来。并进行了深入交流。

残雪每天都跑步,创作了30多年,跑步了30多年,“早上一次,晚上一次。每人半小时。除了每年出国一两次参加文学活动外,他基本上是连续不断地跑和写。包括除夕和新年的第一天。我所有的作品都“用完了”。身体运动得越多,潜意识就越活跃,也就越有创造力。”此外,从跑步回来的残雪,经常可以不用起草或构思就能写作。她自称“垂直写作”这叫做让笔先走。我发现我无法预测、理解或知道是什么控制着我的笔。

残雪对自己很有信心。“不管别人是否忽视我,这对我都没有影响。因为我确信我的写作和他们关心的不一样。我的写作是为了未来和年轻人。我已经60多岁了,名利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我只需要专注于对艺术和文学负责。文学给了我丰富的精神生活,也刷新了我的日常生活。写作过程本身给了我足够的反馈。尤其是在过去的两三年里,我觉得我已经迎来了最好的状态,积累了三十多年的实验,迎来了爆发点。我当然不能停下来。我将继续探索。写小说,让我的精神得到实践,非常愉快。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即使当我买了一道菜并处理了财产,我的快乐也是饱和的。因为文学和生活已经相互渗透。普通公民不仅过着幸福的世俗生活,精神上也有极大的享受。我过着真正健康、快乐和幸福的生活。”

“超越卡夫卡没什么大不了的。它正站在别人的肩膀上。”

因为残雪的作品是凭直觉写的,充满象征意义,许多评论家倾向于把她归入卡夫卡的阵营。瑞典汉学家、诺贝尔奖评审马悦然称赞残雪为“中国的卡夫卡,甚至比卡夫卡还要糟糕,一个非常特殊的作家。”对普通作家来说,“超越卡夫卡”,这种评价,对许多作家来说,显然太高难以承受。然而,残雪并不胆怯或过于谦虚,而是坦率地接受了这一点。她真诚地感到,“超越卡夫卡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的作品最初是在卡夫卡作为实验文学大师的肩上创作的。你站在别人的肩膀上

如果你的双臂没有超越他人,你还能做什么?残雪进一步认为,“中国学者喜欢纠缠这些问题的原因是他们内心深处的自卑情结。我不觉得自卑。我对自己的创作充满信心。”

有些人可能认为如此自信的CX有点“疯狂”。事实上,与其说她“疯狂”,不如说她尖锐或诚实。更重要的是,看看她写了什么。经过30多年开创性的文学实验,残雪已经在实验领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欣赏了她的成就后,也许你会明白她很自信,有足够的资本。2018年初夏,封面记者和残雪女士进行了深入采访。她的回答既充实又丰富,非常全面地展示了她的个人风格和思维状态。

对话> >

封面新闻:许多人都觉得你神秘、低调、鲜为人知,也很少与文坛交往。为什么会这样?

残雪:原因其实很简单。自从我开始文学,我逐渐改变了人们。这是因为我时间不多了。除了写作,我每天还得读很多书。我是一个非常忠诚的人,我不会浮在生活的表面。我对世俗生活非常感兴趣。我可以和各种各样的普通人打交道,实现各种微妙的兴趣。我在其中,与他们打交道,观察他们,从而体验人性灵魂的细微之处。我的观察是一种本质的观察,一种经验的生活,一种艺术深度的生活。至于小说中人物的言行,他们都是我的灵魂,以独立的形象出现,就像一个演员在扮演各种角色。

封面新闻:你做过街头工厂工人、磨坊主、装配工、赤脚医生、代课教师、个体裁缝和其他与文学无关的实际工作。这些工作对你的写作有什么意义?

残雪:这一切都有道理。我的世界观强调经验,很少有人像我一样重视日常生活。我的创作源泉是我每天的日常生活。

封面新闻:你和你的写作同事交流吗?(如果没有或者很少,你会感到孤独吗?

残雪:只有少数年轻人交流过。我已经习惯了。创造是相对孤独的。

封面新闻:你一直在做文学和哲学的联系工作。《黑暗地球母亲的礼物》体现了相当深入的哲学,但它也是你能读到的最好的文学书籍。你如何看待哲学和文学之间的关系?

残雪:最好的文学必须有哲学的境界,最好的哲学必须有文学的底蕴。阅读文学作品给我们带来身体的敏感性,而哲学给我们带来严格的逻辑。然而,阅读我的极端实验文学需要两种品质之一。我的实验写作从未像后现代主义那样放弃理性,而是在阅读实践中加强逻辑思维的训练。只有那些能把逻辑推进情感描述并看到事物模式的读者才能解开圣经故事的神秘。

“阅读是唤醒你自己的灵魂与作者的灵魂交流。我为有这些精神的年轻人写作。”

封面新闻:虽然你的小说不容易读,但是一旦你喜欢你的小说,你会特别喜欢的。

残雪:的确。我的作品属于文学的最高层次,不容易阅读。读者应该经过长期的实践,掌握古典文学和哲学的内幕信息,还要敏感,善于思考,自我意识强。

封面新闻:一些评论家称你为“找不到舞伴的精神独舞者”。一个人在精神舞台上,穿着水晶鞋,一直在跳舞,停不下来”。然而,作家在写作时总是渴望了解他们的朋友。你如何看待你与读者的关系?

残雪:现在读者人数不算少。就数量而言,它可能会小一点,就整个世界而言,它可能不会太小。我认为20年后应该会有更多。我的愿景是建立一个世界观,让每个天生的孩子都能发展自己的才能,享受生活。我的工作只能提前完成。我认为读者是关注灵魂生活的高层次读者。我认为我的作品是灵魂行为艺术的展示。我愿意和我的读者跳舞。我相信我的读者都是领先时代的先锋读者。它们可能会在未来驱动大量普通读者。这是我的希望。

封面新闻:你对你的读者有什么期望?

残雪:无论是写作还是阅读,都需要有一定的创新精神。我期待有开拓精神的读者,他们有足够的精神敏感度。理解文学本质的能力很高。接受现代意识的素质很高。情商具有很高的爆发能力;对创新的渴望很高,是灵魂文学的爱好者。他们有特别阅读的能力。这种特殊的阅读不能只关注字面上被接受的意义,因为你阅读的是来自灵魂的信息,你的阅读是唤醒你自己的灵魂与作者的灵魂交流。事实上,我是为有这些精神的年轻人写作的。我希望我的文学实验能让那些孤独的心对自己有更多的信心,有更多的勇气投入精神实践。

《华西都市报》和封面记者多次采访残雪。一次是2016年北京书展上的面对面交流,另一次是同年3月的电话交流和2018年5月的邮件深度采访。

点击图片阅读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 热点推荐
  • “十一”国庆长假回乡见闻:与其怀念,不如相见
  • 趁着国庆长假,我回了一趟老家。老大爷也许一生碌碌无为,也默默无闻,但他们却是黄土地最忠诚的守候者。我们轻声点,不要打扰它的美梦。这就是秋收时耙地的模样,随着手扶车的迂迂回回,半个多小时之后,一亩地就大
  • 可怜的龙门 可怜的渔获 可伶的钓鱼人
  • 感谢钓友分享的私藏钓点,让我鱼毒有了很好的缓解早上吃过早饭,送完孩子,八点过,没事就准备去解解毒,前几天钓友分享了个私藏钓点。去新地方全新试探,很有可能空军。。。抱着钓不钓得到当看风景的心情出发了。。
  • 邂逅 teamLab:在上海,和世界的其他地方
  • 东京台场的主题展馆“teamlab borderless”将在上海的黄浦滨江重现,选址就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隔壁,名为“epson teamlab无界美术馆”的新地标将于2019年11月5日开幕,现在
  • 四川2019年10月高等教育自考将于19-20日举行
  • 2019年10月4日晚,绵竹市公安局遵道派出所接到一名男子求助:其妻子于10月4日失踪,手机关机无法联系,请求公安机关帮助查找。现场勘查通过走访调查,绵竹警方意识到,这件普通的寻人求助极有可能是一桩命
  • 新闻